深情之後,會是愛情的開始嗎?
正如同一場火辣的性愛結束後
我和你的關係,是陌生人,炮友,還是男女朋友呢?



他終究沒有進入我的身體,並非我不願,而是他不肯。
在他的世界裡,女人分成三種:一種是女朋友, 一種是上床用的,最後一種,是普通朋友。
他不跟自己的朋友有肉體關係也有很多原因,有的是怕把關係弄糟,有的是因為他在乎,有的則是因為還太嫩、太年輕, 「激不起他的性欲」,而我,就落在這個分類當中。這是我多年後才知道的,當時的我,以為他不願佔有我是因為he cares about me,真是好傻好天真。


欣西亞就這麼帶著這自欺欺人的謊言,從三藩市飛回臺灣,Goodbye, Shane. Goodbye, beautiful stranger. 我答應我自己,當飛機降落在桃園中正國際機場,關於他的一切就全部都要忘記,什麼都不要去想,什麼都不要回憶,因為那只是自討苦吃,
羅曼史就只是羅曼史,誰要是認真了,就是自取滅亡的開始。


於是這件事我對人絕口不提,也不說隻字片語,壓抑內心因為思念所受的痛苦和煎熬,日升日落,卻失控地開始在午夜夢回偷偷想他,經過Starbucks,我 想起情人節去找他的那一晚,聽見Madonna的歌,我想到和他的吻,甚至連臺北街頭冬天冷冽的氣溫,他掌心的溫度似乎都能輕易將我包圍,我嘗試著逃,嘗 試著忽視,嘗試著用理智分析一切,然後最終才在心裡對自己吶喊:「對!沒錯!我就是認真了!我就是輸了!輸的徹徹底底」


如果愛情讓人無力,那我也不想抗拒了,沉淪吧~!他媽的Shane Rendelman,我真的好想你…


物極必反,思念累積到某個程度就會爆發,人壓抑久了就會做傻事。回到臺灣三個月後,我在某個夏日的午後打了通電話給他,我站在7-11外,拿著插卡式公用 電話,已經是畢業的季節,唧唧得震天嘎響的蟬聲,迫使我不得不一手拿著聽筒,一手摀住耳朵,為的就是可以聽清楚我們的對話,這天是他的畢業典禮,拿這件事 祝福他,應該不會太唐突才對,雖然我的目的很單純-我只是想聽聽他的聲音。


電話被接通了,”Hello?”有著他一貫獨特的磁性,我的心跳頓時如雷貫耳地鼓鳴了起來,” Hi….hi, Shane, this is Cynthia.”口乾舌燥,鎖喉的悶澀感令我有些不知所措, “Oh….hi” 他的語氣並沒有特別驚訝,反而多了疲憊和意興闌珊,” I know today is your graduation, congratulations.” (我知道你今天畢業,恭喜)我很艱澀地吐出這串連習了好久的臺詞,”Thanks.”話筒那端的人還是不為所動,意思是:我問,他答,如果我沒講任何話, 那麼沉默就會填滿整個空白,我開始慌了,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還能說什麼

”Do you miss me? I really miss you…”只能開始胡言亂語,既誠實又毫無防備。”Miss you? No, not really.” 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他的冷酷像針一樣刺進我耳裡,六月的天氣熱得殘暴,汗,從我額頭上滴下來,隨著
尊嚴啊面子這些看不見的東西,一同墜毀在人來人往的水泥地上。



【未完,待續】




【欣西亞淘心話】
相信很多女人面對愛情,如果是我們先愛上了誰,便常常會有這種「自取其辱」的心情,莫名其妙讓對方羞辱我們,踐踏我們的尊嚴,但自己又往往不受控制,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然後一顆心被砸個粉碎。

於是妳問我:「怎麼辦?」那麼欣西亞用過來人的經驗告訴妳:「不怎麼辦,下一局再贏回來就好了」

因為愛情就像是一場又一場不終止的擂台賽,輸了不代表會輸掉整個遊戲, 贏了不代表會贏來終身幸福。

現在他占了上風,不代表他就會贏得最後,我們這局也許輸了一點,也不一定就會輸掉全部,輸贏就這麼在愛情遊戲中輪迴,切記,只要我們還在競技場裡,比賽就永遠不會落幕,那麼妳永遠就會有贏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kainusa 的頭像
harukainusa

欣西亞和Shane

harukainu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