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8╱聯合報╱第A10版╱社會╱文∕游文寶
雀小情長
麻雀救伴!昨天上午十一點多,桃園縣新屋鄉中山東路二段車潮中,一隻麻雀發現同伴被車輾壓,
牠急得飛撲且猛拍動翅膀、用嘴巴猛啄同伴身體,
後來發現同伴沒氣息了,牠還努力用嘴「拖」同伴的屍體到路邊安全地帶,但因力量太小,拖不動同伴,而急得跳上跳下。
熱心的蕭姓男子主動把鳥屍移到路肩,再由九斗村長彭勝康就地掩埋
這隻有情有義的麻雀還一路守護才黯然飛離!




(攝影股長馬丁傳給我的影片)




這則新聞讓欣西亞哭得很慘。

當時我在蹲廁所,一看到照片跟文字就這麽在馬桶上大哭起來,
我記得當時只是先覺得鼻酸然後掉眼淚,後來想說反正家裏也沒人,我也沒什麽好ㄍ一ㄥ的,
於是心一橫,索性把報紙扔在地上就「厚喲~~」地大哭起來。
我哭得很傷心,只要一想到那支麻雀着急的心情我就很難過,
那天只要一想到這個故事我的淚水就會爭先恐後地跑出來,
它們很任性,根本不管我人在哪裏,所以那天應該嚇到很多丹提的客人還有路人甲乙。

晚上跟shane skype講到這個故事,麥克風裏全是我的哽咽聲還有他的「親愛的,不要哭了」

隔天我們用視窗聊到了兩個人的未來,還有我那微不足道的夢想,面對茫茫前程我又開始有些猶豫起來,我很努力的向前奔跑,但是...夢想真的會有實現的一天嗎?

"baby, don't worry. I will always be your other wing..." 溫柔的你對我說。
(親愛的,別擔心,我會永遠當作你的另一支翅膀...)

"...so you can fly high like a bird." 
(...所以你可以像小鳥般飛得高高地)

"and if I am crashed by a car, will yo try to drag me to the side of the road?" 我不經意地開了個小玩笑
(那如果我被車子壓扁了,你會試著把我拖到路的一邊嗎?)

"hey, don't say that. It sounds unlucky." skype交談視窗内出現了一個嘴巴打叉叉的符號
(喂!不要這麽說!那聼起來很不吉利)

我正驚奇著「沒想到你也會迷信話不要亂説」這一套

視窗中又閃了你給我的話語

"I will protect you when the car is coming."
(當車子來的時候,我會保護你)

於是我又哭了

眼淚嘩啦啦地不停向下墜。


我把新聞文章剪了下來
用力地收藏在日記本裏留作紀念
我一定不會忘記它讓我掉了好幾次眼淚
有傷心、有難過、有同情、也有感動
但那種感覺畢竟還是甜的
因爲愛
還有愛情。



    全站熱搜

    harukainu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