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眼中的愛情,是可遇的嗎?
妳眼中的愛情,是可求的嗎?

我,曾經不相信愛情是可遇見的,直到認識他的那一刻…
而我,也曾經不相信愛情是可被追求的,直到我看清自己那一天起。於是,我做了,然後我走到了這裡。從他身後不停地、緊緊地、亦步亦趨地跟隨著,到終於有一天,兩個人肩並著肩。雖然這是關於我和他的故事,但其實這是我一個人的故事。然後,現在我要告訴妳:
something about love, something about me.
時間是千禧年的冬天,地點在舊金山,我手上拿著條列式的英文問卷,正穿梭在柏克萊的校園。「既然來遊學學英文,那就得勇敢開口說」課堂上老師講得振振有詞,但天知道施行起來有多麼困難?勇氣,不是沒有;英文,不是不會,但要拿出來靈活運用,那就是因人而異了。 

尤其從剛才到現在我已經吃了好幾位同學的軟釘子,”I am already late for the class.” “I am in a hurry.”,誰有那閒功夫告訴你「附近有哪些好吃的餐廳」或是「我推薦的電影是什麼」,再加上本人的破爛英文,通常是”excuse me…”才出口,對方就忙不迭加緊腳步離去,異國的溫度和人情味,怎樣感覺都比台灣還低。

無所謂!作業嘛,隨便掰還是可以交差。於是我打算回YMCA,那是我接下來兩個禮拜要停留的地方,沒有歡樂的Y-M-C-A主題曲,只有陰沈和灰暗。然 而,就在我步出校園的前一刻,我的眼角瞥見了他,主角正坐在長凳上看著書,帶著一頭挑染的金髮,沐浴在加州獨有的燦爛陽光裡。

「哇!金髮天使!」我像碰到磁鐵般被牽引了過去,科科巴巴地,緊緊張張地,用那千篇一律的開場白”excuse…excuse me, Can…can I …”,還不等我說完,他已經接了話”Yes, you can. You can ask me 10 questions.”抬起頭的是一個溫暖和煦的笑容,他看見我略為剎異的神情,接著補充”oh, because someone just came and asked me about the survey.”(因為剛才已經有人來問過我問卷了)

我就這麼站他的面前,既慌亂又不知所措地進行了第一次英文訪談,雖是這樣,過程卻是美好的,他很有耐心,聽著我從口中努力擠出來、斷不成句的英文單字,臉 上的微笑始終如一。就在整個訪問要結束之前,我對自己到底問了他哪些問題已經不再清楚,唯一明確的念頭是:過了今天,我想再見他第二面。

於是我鼓足了勇氣,邊用在腦海中不知道已經演練幾次的英文對他說”Here is my number at YMCA, if you like, you can give me a call sometime.” 邊迅速地塞了電話號碼到他手裡。他的名字,叫Shane。

之所以不問電話,是因為若是問了”May I have your phone number?”,那對方就會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say NO,然後拒絕你。我不想給愛情任何一個能夠拒絕我的機會,二來,如果他對我有一絲絲的好感,那他一定會打電話來,對嗎?

愛情,是兩面刃。它可以令人不願再勇敢,卻又教人一次又一次拼命鼓足了勇氣。 就在那天主動伸手給出電話,我便為自己開啓了一扇門,門後是一條通往幸福之路,卻必須為愛情搏鬥受傷的坎坷旅程。我就這麼在愛情的淬煉下,毫無選擇和退路,從軟弱不堪,變得異常堅強。

所以
妳眼中的愛情,是可遇的嗎?
妳眼中的愛情,是可求的嗎?

而我的是…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欣西亞和Shane

harukainu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LEE
  • 謝謝你啦

    harukainusa 於 2013/07/11 22: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