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e雖然不是很同意欣西亞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的報復心態,但他卻時時對我耳提面命:要懂得為自己挺身而出(stand up for yourself)。每次他這麼教育我,我就會洋洋得意地回他:「我有啊!否則我不會把Dale的冰箱搞得一團亂,還加料贈送!」
「妳這不是為自己挺身而 出,而是小人的行為,是卑鄙!」他搖搖頭,眉毛都皺起來。
但在Shane愛的調教之下,小人也有長大成人的一天,後來在Starbucks又發生了一件 事,欣西亞終於懂得成熟面對,也見識到美國和台灣的不同。



在開始這個故事之前,我想先跟大家介紹一下美國 的員工福利。美國是個非常注重員工福利的國家,依照法律,雇主一定要分配員工的休息時間。分配的方式通常是每四個小時就應該要有一個10分鐘的break time,滿六個小時就要有一個10分鐘和一個30分鐘的lunch break,滿八個小時就要有兩個10和一個30 (講法two tens, one  thirty)不管多忙或是生意多好,員工的休息時間一定要給,而且還要給的平均(就是不能一口氣在最後一個小 時把10跟30給完)不給就等著挨告,這可不是雇主想給或不想給的選擇題,不按規則來可是會觸法的。另外還有員工保險,英文叫做 workman's comp,如果員工在雇主的工作場所受傷,不管傷勢大小、情況嚴不嚴重,雇主都必須負責。
(也許現在法令有改也説不定,欣西亞是以當時在Starbucks工作所了解的範圍來説明的,這也是當時加州員工法令的規定,外州不一定如此)

後來欣西亞在 Starbucks工作時就很常被分配到吧台去,站吧台最恐怖的時段就是早上8點到11點,因爲很多美國人習慣在早上喝咖啡,此時小小的一家 Starbucks被擠得水洩不通,門前排隊的人潮常會延伸到人行道邊,站櫃臺的會收錢收到手痠,站巴台的會調飲料調到想去撞牆,而很不巧的是。
欣西亞就時常乒乒乓乓四小時不 間斷的和拿鐵、星冰樂或摩卡奮戰,一排排的白色紙杯像騎兵一般朝我大擧進攻,冷的、熱的、加糖漿的、不加奶精的,咖啡機在呼嘯,奶泡打的滿天飛,我變成一 個以一擋百的硬漢,左右手同時開工在小小的天地武得虎虎生風。那時候無論是焦糖瑪奇朵或是太妃糖拿鐵我都大氣不吭一下,神色自若地完成它們,但如果是星冰 樂系列,老娘就會在心裏罵幹!因為裝星冰樂的容器很重,拿久了,再加上反復做倒飲料的動作,久而久之手臂便痠痛不已,我一開始不好意思抱怨,想說撐一撐就過去了(這通常好像是我們黃種人的毛病厚?,沒想到病情愈來愈嚴重,舉著提筆諸多 不便幾乎要殘廢,然後還要站吧台,到後來實在很痛,於是在休息時間打電話給Shane哭訴。

Shane在 Starbucks工作多年,所以很清楚他們的程序,他告訴我一定要向店經理Tim報告,然後Tim會讓我填寫一份表格跟總公司報告,接著 Starbucks就會負責幫我安排醫生。其實欣西亞也只想哭哭就算了,沒想到Shane很認真,拼命交代我一定要把事情處理好,我雖然覺得:嗄~!好麻 煩哦!但還是照他的話做了。沒想到Tim的反應頗不以爲然,認爲「這種小事情,給人推拿一下就好,用不著驚動總公司」,還很好心地告訴我:「我介紹一個很好的醫生給你, 你自己付個20塊錢找他看一下!」問他是否需要填寫報告報備,他也笑笑的、四兩撥千金地說不用,因為...這是小事!(後來我才知道當時Tim正準備從副店經理升成店經理,有些同事認爲如果他把我的事情呈報上去,怕對他的升遷不利)

欣西亞當場也沒跟他辯駁,還又 打了一次電話歡天喜地的跟Shane說:「Tim叫我自己付錢去看醫生就好了,而且他還介紹自己認識的人給我,對我很好耶!」,沒想到Shane像盛竹如一樣眉頭一皺,臉一沉,覺得事情並不單純XD,認爲 Tim的處理並不恰當,這是工作傷害,Starbucks必須負全責,也應該依照該有的程序進行,就教育我一定要好好跟Tim講清楚,不要被他三、兩下就打發 掉!

「可...可是Tim已經叫我自己找醫生看就好了阿」欣西亞超怕尷尬,「不可以!他這樣做是錯的,你一定要跟他講清楚,並且要請 Starbucks幫你找醫生,因為這是你的權利!」Shane在電話那頭幾乎快吼起來,我突然很後悔跟他哭訴手痛的事,台灣人最擅長大事化小、小事化 無,但在Shane的推波逐瀾下,一場出乎我意料的大風暴正要展開...

掛了電話,Shane已經火速 地展開所有的行動,馬上聯絡Starbucks在西雅圖的總公司,然後一五一十地陳述所發生的事情,短短時間內,Cynthia Rendelman和Tim的名字已經傳遍Starbucks整個公司。
當我下班經過Tim面前打卡時,只見他面色如土,神色凝重的對我說" I just got several phone calls from Seattle…You have to stop Shane from calling around.”我一時之間還沒意會過來,正要離開Starbucks時,Shane從門外像陣旋風似地掃到Tim面前,說:「Hey, Tim,我是Shane,欣西亞的老公,我聽說你知道她手臂受傷卻不跟總公司報告,可否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嗎?」
靠!他他他...他直接殺過來耶!欣西亞 整個超傻眼的@_@

這一幕讓我想到當初在台灣為了Shane辦工作簽的事,也曾經這樣兇神惡煞般為他挺身而出。
(欲知詳情請看:搞烏龍的簽證

「我...我只是覺得那沒有必 要」Tim結巴,而我的臉頰發熱、耳根發燙,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壞事全被抖出來了一樣,明明做錯的不是我,我卻快被尷尬的空氣給謀殺,「怎麼辦?我明天還要 上班,我還要跟Tim共事,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我開始怨恨Shane的多管閒事,空氣中,台灣人講究的以和為貴完全蕩然無存。事情並沒有就此落幕 (想也知道,覺得會落幕的恐怕也只有Shane一個人),第二天,當我打卡上班時,Tim把我叫到辦公室:「從明天到周末爲止,妳不用來 Starbucks上班了」
「不用來上班?為什麽?那我這些時數呢?有人會付我錢嗎?」一下子少了20幾個小時的我,及及忙 忙地問,「為什麽?問你自己呀!你不是手臂受傷無法工作嗎?那就等傷好了再回來上班,你是兼職員工,所以是沒有人會付你錢的」Tim嘲諷地說著,眼神很明 白的寫下咎由自取,欣西亞氣炸了,老娘最討厭被人欺負,最痛恨被人嘲弄,腎上腺素在體内流竄,眼眶在瞬間充滿血絲,心臟叮叮咚咚在胸口激烈跳著,「妳要為 自己挺身而出!」Shane的聲音不斷地在我耳邊回盪,於是,欣西亞緊盯著他,眼神凌厲,壓低快要發狂的語氣“I got hurt from working here so I deserve to be taken care of. I can stay home but you HAVE TO pay me.”(我是在上班的是受傷的所以我應該被公司照顧,我可以待在家但你們還是必須付我薪水)我感覺頭頂在冒煙,口中不停在重複”Do you understand me? You HAVE TO pay me. You HAVE TO pay me!”

接下來,我很順利的看到了醫生,每個禮拜做兩次 復建,還有整整三個禮拜的休假。薪水,Starbucks照樣付,醫藥費,Starbucks負責,而且以後站吧台絕不超過一個小時。欣西亞,贏得很漂 亮!

如果你無法幫自己出頭,就無法贏得別人對你該有的尊重。

這是我在Starbucks學的,如果你 總是在暗地裡搞小動作,就算贏了也一點都不風光,勝利,要有格調,這是Shane老公教給我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kainusa 的頭像
harukainusa

欣西亞和Shane

harukainu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